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巧读《荷塘月色》  

2010-08-31 21:0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抓住比喻句,读懂作者的心语

——巧读《荷塘月色》

何   郁

《荷塘月色》作为经典名篇,字里行间表达了作者非常隐曲的情感,颇不容易读懂。但是,如果能够抓住几个比喻句,深入地读下去,兴许就能读懂作者深藏在心底里的语言。

要读懂这几个比喻句,首先要弄清楚,在写这几个比喻句之前,作者写了一些什么。第一段,作者用“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领起全文,为全文定下感情的基调。“颇不宁静”,就是作者此时此刻的心境。为什么会这样?作者没有交代。但接着作者写了自己离开家,沿着荷塘边一条幽僻的小煤屑路散步,路上的月光有些阴森,有些怕人,然而作者却说很好。为什么?紧接着作者在第三段有交代。因为“路上只我一个人”,“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没有人声的喧闹,没有白天的忙碌,没有世俗的纠缠,还可能没有乱世的仓皇,作者独享这一片宁静的、自由的、有朦胧的月光照着的天地。这样说,我们似乎是猜到了作者略微显露的心思了——作者莫非是想追求一片宁静的天地,远离尘世的热闹,独享一个自己的桃花源?

然而不尽然。我们来看这几个比喻句。

第一处有三个比喻句。第一个,写荷叶,“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真是像极了,不仅形似,而且神似,加以想象,似乎还能看见裙摆舞动起来的样子。第二个,写荷花,“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这是写荷花的名句。先是点名位置,接着用拟人化的手法写荷花开放的姿态,然后用一个博喻(连用三个比喻)再写荷花的风姿,“明珠”写出了颜色的亮丽,“星星”既写出了多,又写出了小,还写出了与荷叶的关系,“美人”写出了神韵。第三个,写荷花的香味,“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既是比喻,也是通感,不仅写出了荷花淡远的香味,还写出了香味给人的美妙感觉,真是美不胜收。

作者为何要用这些女性味十足的比喻来描写月下的荷塘呢?想一想朱自清先生所受的教育,和此时此刻的环境就不难明白。作为一个深受传统教育的知识分子,朱自清先生在动乱彷徨的年代,看不到光明的出途,因此洁身自好,自守清高,用美人香草来表达自己高洁的志向,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在屈原的《离骚》中就有用荷花来比喻自己节操的诗句,“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之信芳。”裁剪荷叶制成绿色的上衣,缝剪荷花制成嫣红的下衣。没有人欣赏我就算了吧,只要我的情操确实高洁。屈原是这样,朱自清先生也是这样。余光中先生曾说朱自清先生散文中的比喻“太软太旧”,有女性的柔媚,算是说对了。或许朱自清先生在骨子里,就一直有这样一份——以美人香草来喻己的清高的节操吧!

第二个比喻句。写月光。“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这里也是既有通感,又有比喻。作者描写荷塘上的月色,单单挑了这样一个比喻,值得深究。要写出光影斑驳的月色,依照朱自清先生的学识,用别的比喻来传达出那样一份独特的感受,完全可以做到,但朱先生没有,他偏偏选了小提琴;而且还不明说,用音译,可见是别有用心的。小提琴在乐器里面,显得高雅,阳春白雪,如果再用它来演奏名曲,就更显得格调超群,不同凡俗。朱自清先生很有眼光,挑了小提琴来比拟月色。如果说朱自清先生用这样一个比喻,来表达自己不愿同流合污,显示自己心志的高雅,那么,应该是讲得通的吧?

第三个比喻句。引用《西洲曲》里的诗句,写莲子。“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朱自清先生说是“忽然想起采莲的事情来了”,忽然又忆起《西洲曲》里的句子,在当时的情境下,这是既自然的事情,可又不完全自然。说自然,因为那天晚上就在荷塘边散步,作者又是南方人,想起采莲的事情,确实很自然;说不自然,因为作者心里本来就“颇不宁静”,睡不着,乘妻子和儿子休息的片刻,溜出门来散散心,这种时候,当然是希望有某种东西能够排遣自己不宁静的心情。想到莲子,很自然,想到莲子“清如水”就是一种刻意的追求和寄托了。有人解“莲子”为“怜子”,我觉得很有道理,“怜子”就是作者怜惜自己,爱怜自己,说白了就是爱惜自己的羽毛——名誉和节操。

至此,朱自清先生算是完整地交代了自己“心里颇不宁静”的因由。原来,字里行间传达出来的淡淡愁绪和淡淡的喜悦,都是由于作者自己在寻求寄托的缘故。一会儿想明白了,一会儿又似乎没有想明白,愁绪和喜悦就是这样反复纠缠着。现在他终于想明白了,那就是:不管外面怎样风云变幻,“我”必须要恪守自己这一份清贫,这一份高洁,要保持自己的节操和名誉。——“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行文于此,作者也好像变得有些释然了,再没有开篇那样沉重了。(此文发表在2009年11月20日的《语文导报》上)

 

 

2009年11月11日    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