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还原——朗诵的实质  

2011-12-18 10:5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原——朗诵的实质

过传忠

(2011-12-18 作者:过传忠 来源:文汇报)

1  朗诵,包括朗读(二者自有区别,但共同的东西更多,本文且把它们放在一起讲),它的实质何在呢?有人认为,朗诵无非是见字发声,把文本上的字一个个念出来,大不了念得清楚些,响亮些,这有什么难处呢?
    
    其实,并不那么简单。语文界的前辈徐世荣先生曾说过这样的话——朗读是把写作语言还原,变为口语的有声语言,补上书面语言表达不出来的语气、语调、语势、语感,抑扬顿挫,轻重缓急,使语言增加了活力,有了跳跃着的生命。
    
    这里,至关重要的是“还原”二字,这就是朗诵的实质。“还原”是一种变化,要把无声的书面语——一个个的方块字,变成(也就是“还原”成)有声的口头语言,而且还要“补上”书面语所表达不出来的东西,要把文本的生命显示出来,“跳跃”起来,变成更能“表情达意”的另一种形式。你说这容易吗?
    
    “还原”,真不是一件简单的到时候就能办到的事。
    
    2  “还原”的“原”是什么?书面上写的无声的文字要“还”到哪里去?从形式上看,当然是“还”到口语上去,变成口头语言。但是,谁的口语呢?文本作者的口语吗?好像又不是。以前上海的诗人卢芒能朗诵,我听他朗诵过自己的作品,我还在复旦礼堂听过著名诗人贺敬之和郭小川的朗诵,虽然都不错,但坦率地讲,都比不上一些影剧演员和朗诵艺术家的表演。至于有些作家和诗人,虽然文字十分优美,但一开口就大打折扣,像巴金老人。此外,还有个方言问题。
    
    由于每个人在书面语和口语表达之间往往存在着差距,有时这差距甚至还很大,因此,朗读时的“还原”就不是还到文本作者的口语里去,否则,每个诗人都是朗诵家了。
    
    “还原”到哪里去呢?还原到文本作者的思想和感情里去。语言是“思想的直接现实”,是“思想的物质外壳”,文字更只是语言的记录符号。语言和文字一旦离开了作者的思想(包括感情),无非是一堆声音和符号,有什么价值呢?所以徐世荣先生要强调:口语应当比书面语“更能表情达意”,道理也就在于此了。
    
    3  可见,掌握住文本作者融注到作品中去的思想感情,是“还原”的前提,是朗诵活动的第一步,必不可少的一步。
    
    文本作者之所以要写出作品,总是因为他有观点、看法要阐明,有感情、胸怀要抒发,而要掌握这些,就必须对文本、对作品进行深入的理解、剖析与领悟,舍此没有第二条路。套用影剧表演的一个术语,这就是朗诵的案头工作,丝毫马虎不得。
    
    要知人论世,真正了解作者在文本中的好恶褒贬。为此,作者的经历,写作时的背景,尤其是创作这篇作品的具体动机,是不能不掌握的。以舒婷的《致橡树》为例,不少年轻人都喜欢朗诵这首诗,可是往往没弄明白诗是谁写给谁的以及为什么要写。这是“木棉”写给“橡树”的,为的是表白她的恋爱观:双方必须平等、自尊,还应有共同的追求,并能甘苦共尝。而诗中涉及凌霄花、鸟儿、泉源、险峰甚至日光、春雨,尽管都是些美丽可爱的形象,却是与木棉相对比而存在的“畸形爱情”的象征。倘若这根本的好恶褒贬都搞错了,怎么能“还原”到作者的内心去呢?
    
    要体会、共鸣,打心眼里感受到作者的喜怒哀乐。为此要深入开掘,要将心比心,要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以摸清作者的情感脉搏。再说一首诗,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也是很多人喜欢朗诵的。但人们往往只着意它的优美、飘逸,却不知作者此时的痛苦、惆怅和无可奈何。康桥当然是美丽的,诱导作者进入了“彩虹似的梦”,但梦总是要醒的,一旦回到“我不能放歌”的现实,便只能“轻轻”“悄悄”地作别。何等残酷的依依惜别啊,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倘不能掌握诗人喜怒哀乐的变化轨迹,是很难把文本真正“还原”的。
    
    4  那么,只要真正掌握了文本的“情”和“意”,就能保证顺利完成“还原”的过程吗?当然不是。连文本作者本身都难成功地把书面语变成充满了活力、“跳跃着生命”的口语,更何况他人?
    
    这就要说到朗诵,也就是口语表达的技巧。同任何事物一样,朗诵也是一个内容与形式的统一体。“情”和“意”是它的内容,如何“表达”出来却要借助恰当的形式,这就是口语表达的技巧,也就是一般所说的“朗诵的技巧”。
    
    口语表达的技巧是综合的、全方位的,涉及文本的字、词、句、篇的各个环节。
    
    字的读音应是标准的普通话,这包括“字正腔圆”的声、韵、调,和轻声、儿化、变调等语流音变范围的种种技巧,以及多音字的识别。词是基础,它与概念相对应,化为声音时应当表达出它的性质、状态以及人们对它的褒贬倾向。“钢铁”和“棉花”读起来在力度上绝不相同,“英雄”和“小丑”在语气上也肯定两样;人们在交际中约定俗成,已形成了使词形象化的种种方法,有待我们去掌握。句已能完整地表达意思,因此,读时有关停顿、重音和语调的要求十分明确,成为朗诵技巧的重头戏。而篇,作为完整的作品,由结构而引发的节奏、基调、色彩等多方面的设计,是朗诵好一篇作品的最后保证,否则,支离破碎,难以成为一件统一圆润的艺术品。
    
    仅以下面这两句诗为例——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这是艾青《我爱这土地》的最后两句。两句都是11个字,可分3个音步(音节),这里用“|”隔开;以黑体字作重音,宋体字作次重音;“↑”和“↓”分别表示语调的昂上和降抑。如果这样处理,大体上就能把诗人的热诚和深沉表达出来。而有一些过于激昂慷慨的处理,看似激情饱满,实则与原作精神大相径庭。
    
    5  由此可见,朗诵是一种“还原”,同时又是一种“再创作”、“二度创作”。对文本思想感情的理解和把握是前提和基础,运用适当的口语技巧把它表达出来甚至把原著的内容扩展、深化则是关键和保证。不学习并掌握技巧,固然无法再现文本的神韵;以为有一定技巧的武装了,便不再认真阅读文本,深刻领会底蕴,想当然地随意凭着“抑扬顿挫”“轻重缓急”的变化去追求“艺术效果”,结果就会脱离了文本的精神,甚至适得其反。
    
    如今,以上两种倾向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但后者更应当引起我们的注意。如果不研究原作而一味在技巧上下工夫、玩花样,甚至始终刻意模仿某个名家,那是很容易走上形式主义的道路的。而一旦削弱甚至失去了内容,朗诵还有什么价值和生命力呢?这是必须深思的。当然,技巧的掌握也不能忽视,通过多种方式传播相关知识,进行有关训练,还是很有意思并大有可为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