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早春二月轰响的泥泞——纪念“朦胧诗”30年  

2011-02-22 13:2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发一篇纪念朦胧诗的文章。

朦胧诗兴起的时代,是一个诗歌的时代,也是一个思想异常活跃的时代,那个时代完全可以用青春命名!我在那个时候,最喜欢干的一件事,不是读诗,而是拿着一本《舒婷顾城诗选》让人猜,哪一首诗是舒婷写的,哪一首诗是顾城写的,因为诗集里边没有署名啊!许多人猜错,而我能准确地说出,因为两个人的风格特点,我太熟悉了!顾城有点耽于幻想,有童话色,像小孩的梦;而舒婷有激情,有青春的气息,有人间的热烈!

 

早春二月轰响的泥泞——纪念“朦胧诗”30年

王家新

最初读到“朦胧诗”(那时还没有这个说法)是在1979年早春,那时我还是大二学生,从北京回来的同学带回了头年年底创刊的蓝色封面的《今天》,它带给我们的惊喜怎么形容都不过分,像芒克的“太阳升起来,/天空——这血淋淋的盾牌”,北岛的“告诉你吧,世界,/我—不—相—信”,真像雷霆一样从我们的心头滚过。这本油印刊物很快产生了它的反响,后来我读到多多的《春之舞》“雪锹铲平了冬天的额头/树木/我听到你嘹亮的声音”,我才完全意识到那是一个什么时代在向我们走来。

作为一个从知青点参加文革后第一次高考并进入大学的文学青年,我有幸赶上了那个时代。那是一个荒凉的、从漫漫长夜醒来的时代,是一个要奋力冲破重重禁锢的时代,是一个对历史进行批判和揭露、并不得不为思想重新寻找根基的时代。正是在那样一个时代,《今天》应运而生:它唤醒并激动了整整一代人。

的确,即使从“启蒙”的角度看,《今天》的划时代意义,也可以和五四时期的《新青年》相比。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中,《今天》和“朦胧诗”都是最不可抹掉的记忆。作为一个被照亮者,我会永远带着对它的感念之情。

后来读到更多文革时期“地下诗人”的诗,对朦胧诗的来龙去脉有了更多的了解。没有那些更早觉醒、也更勇敢的人,黑暗王国就不可能出现一线光明。前不久读到顾彬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他这样评述食指的《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随着诗最后北京站“缓缓的移动”,“如同一场地震,旧秩序即将解体了。”我们完全可以这样来概括早期朦胧诗在历史上的意义。

就中国新诗发展而言,“今天派”诗歌终结了一个伪诗歌时代,无情地宣告了它的破产。它几乎一下子就使诗回归到它的正道,并开辟出了一个众星灿烂的时代。且不说它发出的人性的呐喊是怎样震动人心,它在诗艺上的寻求,它所带来的美学上的陌生感和刺激性,也如梦初醒般地唤起了我们对诗的感知。如果没有这样一种“崛起”,我真的很难想象中国诗歌在今天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纵然我们后来的写作已有了很大的变化(即使一些今天派诗人在后来也如此),但在很多方面,我们仍走在他们当年所开辟的道路上。我也相信,它所体现的诗歌精神仍会对后来的诗人不断产生激励。

那真是一个不复再现、令人怀念的时代!诗,被禁锢的诗,奇迹般涌现的诗,它的出现,它对我们的激动,它所带来的那种特有的精神氛围,真如帕斯捷尔纳克一首著名的诗《二月》(荀红军译)所写到的那样:

二月。墨水足够用来痛哭!

大放悲声抒写二月,

一直到轰响的泥泞

燃起黑色的春天。

(原载《新京报》2008年12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