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李长之老师的睿智与一失  

2011-06-14 20:2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长之老师的睿智与一失

 ■王得后
    
    1954年,李长之老师为我们北师大中文系大二学生讲司马迁与《史记》,课堂上的雄辩,课堂下的沉默寡言,一袭蓝干部服,提溜着一个蓝布袋书包,踱方步似地走在新建的校园里。至今半个多世纪了,闭目遐想,依然清晰如昨。好一个可敬可爱的矮小瘦削的长者。他哪里像多豪侠仗义之士的山东大汉,简直就是一个南方质朴的老农,更看不出是个大学者。
    
    那时老师年龄还不大,才四十出头,为什么显得“老气”呢?其实老师思想敏捷,口齿流利,文笔酣畅,课才讲完,一本《司马迁之人格与风格》就出版了。不记得是每个同学都给了一本,还是胆大的同学伸手就给了。总之,大家赞叹不已。
    
    然而空气似乎总有些异样,一种低气压徘徊在老师身边。印象中无论师长和同学,对他似乎都是“敬而远之”。大家心照不宣,是老师那本《鲁迅批判》留下的阴影。事实上,那时很难见到这本书。我们汉族是讲究“正名”的:“批评”是内部问题,“批判”就变质了?“改革”是革命的,“改良”就犯罪?而且,“好读书不求甚解”也颇风雅,也是传统。
    
    老师1910年出生。1929年入北京大学预科学习。1931年考入清华大学生物系,两年后转哲学系。他又爱好文艺,富有浪漫情愫,1934年出版诗集《夜宴》。在鲁迅博物馆鲁迅藏书中,至今珍藏着老师送给鲁迅的签名本。扉页上用钢笔题写着:“赠给  敬爱的鲁迅先生作者十二、二五”。这时候或稍后就开手撰写《鲁迅批判》了。1936年《鲁迅批判》出版,这年4月《鲁迅日记》记载:“李长之寄赠《鲁迅批判》一本。”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本书却不见于今日的鲁迅藏书。
    
    老师的《鲁迅批判》写得相当朴素出彩。基本观点是:“他(鲁迅)的思想是一种进化论的生物学思想”;“人得要生存,这是他(鲁迅)的基本观念”;“进化论的,生物学的,人得要生存的人生观,在奚落和讽嘲的刺激下的感情,加上坚持的简直有点执拗的反抗性这是鲁迅所以为鲁迅的地方。”这里有两点很值得注意。一、老师当时还是一名大学生。他的治学勇气和平等对待研究对象的态度,至今是一种宝贵的思想资源。二、老师是从鲁迅文本出发,认为好就说好,认为坏就说坏,进行“科学上的研究似的,报告一个求真的结果”。这在当时盛行从原则出发研究问题的社会环境中,难能可贵。老师的著作一出版,立即引起日本学术界的注意。《三版题记》说:“日本的《中国文学研究》上,有大半本的篇幅是介绍这部书,每一章节都有提要,连后记中所说根据宏保耳特的方法论处也没遗漏。”三十年后,日本杰出的中国文学研究专家木山英雄先生在他那经典著作《<野草>主体构建的逻辑及其方法——鲁迅的诗与哲学的时代》中,高度评估并分析了老师的上述观点。可见老师的睿智、研究成果的影响。
    
    可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老师再三致意的仅仅限于“进化论的”、“生物学的”、“人得要生存的人生观”,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注意到鲁迅1925年完整表达的关于“人”的生存的思想:“但倘若一定要问我青年应当向怎样的目标,那么,我只可以说出我为别人设计的话,就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有敢来阻碍这三事者,无论是谁,我们都反抗他,扑灭他!可是还得附加几句话以免误解,就是:我之所谓生存,并不是苟活;所谓温饱,并不是奢侈;所谓发展,也不是放纵。”还有,1934年,老师撰写《鲁迅批判》的时候,鲁迅更有“人固然应该生存,但为的是进化;也不妨受苦,但为的是解除将来的一切苦;更应该战斗,但为的是改革”的经典论议。关键正在这里:生存、温饱和发展,是生物性的;可不苟活、不奢侈、不放纵,就已经超脱生物性的本能,升华为“人”的追求了,而且是永远“要改良这人生”的追求。这就不能说仅仅是进化论的、生物学的人生观了。尽管对于人的生物性的生存必须给予肯定与同情,因为这是人性与人道的基础;但又决不能停留在生物性的生存层面。
    
    老师出版《鲁迅批判》前,据《鲁迅日记》有几次通信。鲁迅回信三封,现存两封。1935年7月27日的一封说:“惠函敬悉。但我并不同意于先生的谦虚的提议,因为我对于自己的传记以及批评之类,不大热心,而且回忆和商量起来,也觉得乏味。文章,是总不免有错误或偏见的,即使叫我自己做起对自己的批评来,大约也不免有错误,何况经历全不相同的别人。但我以为这其实还比小心翼翼,再三改得稳当了的好。”
    
    鲁迅应老师之请,寄给他一张照片,后来印在初版的封面上。
    
    但是,对于这本书,鲁迅有严重的保留意见。他在给孟十还的信里说:“李长之不相识,只看过他的几篇文章,我觉得他还应一面潜心研究一下;胆子大和胡说乱骂,是相似而实非的。看那《批判》的序文,都是空话,这篇文章也许不能启发我罢。”
    
    在给胡风的信里,又有涉及文学派别的讥评:“李‘天才’正在和我通信,说他并非‘那一伙’,投稿是被拉,我也回答过他几句,但归根结蒂,我们恐怕总是弄不好的,目前也不过‘今天天气哈哈哈……’而已。”
    
    对于这些都见仁见智,姑不论。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