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对待逝者的态度  

2011-07-27 10:05: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待逝者的态度

郁 土

 

读《论语·乡党》篇第二十五小节,有:


凶服者式之。


“式”同“轼”,古代车辆前的横木叫“轼”,这里作动词用,用手伏轼的意思。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在车中遇着拿了送死人衣物的人,便把身体微微地向前一俯,手伏着车前的横木,(表示同情)”(据杨伯峻《论语译注》)。


看到这里,不由想起了几件事情。前几天读瑞典作家的一篇文章,写经商的父亲在异国他乡去世,他去料理后事。当殡仪车载着父亲的遗体去火化厂时,沿途劳作的人们都停下手中的活,默默肃立,表示哀悼。


另外,当年汶川大地震时,来自东邻日本的抢险救援队,每挖出一具遇难者遗体,都要对之列队行礼,表示哀悼。日本救援队的做法,经媒体报道后,令国人感到震惊。因为我们许多人,对不相关的死难者的遗体,别说尊敬有加,表示哀悼了,甚至连最基本的人道的关怀也做不到。现举一例:


张涤生,系我国整复外科和显微外科的奠基人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他曾患抑郁症达七年之久,起因居然是殡仪馆的工友粗鲁野蛮对待老母的遗体所致:


1988年5月,已患上较严重颈椎病的我,又遇93岁高龄老母在家中去世,心中哀痛不已。家人联系龙华殡仪馆,请他们派车来接送老母遗体。当时,我单独下楼护送老母最后一程。只见路旁停的一辆中卡车后门洞开,两名工友不是把遗体的担架轻轻推进汽车内,而是把遗体抬起,往车后底板上重重地一掷,再把担架折叠起来放在一边。那种粗鲁野蛮的动作,一声震响,在我这个年已70多岁的儿子的心上重重地打击了一下,车门一关,几声马达响起,一溜烟地就走了。这个场景顿时把我推入了一个心理深渊,望着远去的汽车,我呆立在原地半天,才想起上楼回家。


这短暂的灵魂冲击,把我从哀伤中推入另一个心灵境界。粗鲁的行动,沉重的汽车底板回声撞击了我心灵深处,使我进入一个木然状态……方才那粗暴的行为,具有巨大的杀伤力,就是现在忆起,仍让我的心中隐隐作痛。从那个傍晚伊始,我沉默少言,情绪木讷,莫名的焦虑,思维难以集中,完全不适应这个世界的生活,正应了一句老话“灵魂出窍”!(《张涤生:我从抑郁症中走出来》,载《康复》2010年12月号A刊)


孔子在车上遇见拿了送死人衣物的人,都要表示同情,更不要说对待死者的态度了。何以两千多年之后的比利时人、日本人对待死者的态度,与孔子如出一辙,而我们却背道而驰呢?


                                                                                            二O一一年七月十五日上午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