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81岁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获诺贝尔文学奖  

2011-10-07 17:19: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1岁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获诺贝尔文学奖
诗人仅像“捕鼠器”是不够的
日期:2011-10-07 作者:陈熙涵 来源:文汇报
81岁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获诺贝尔文学奖 - 何郁 - 何郁的博客

81岁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获诺贝尔文学奖 - 何郁 - 何郁的博客
绘图 冯晓瑜
图片作者:冯晓瑜
图片作者:
图片作者:
图片作者:              

    诗人布罗茨基曾说过,培养良好文学趣味的方式,就是阅读诗歌。当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以致敬的方式,迎来81岁的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TomasTranstromer)时,他已中风多年不能再多言语,而他的获奖或许会让世人重拾诗对当代生活的意义。据悉,这是诺贝尔文学奖自1996年颁给波兰女诗人希姆博尔斯卡15年后再次授予一位诗人。
    
爬长城、喝白酒,曾两度访问中国
    
    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特朗斯特罗姆是个陌生的名字。在当下,少有人会从书店抱回一摞蒙着灰的诗集;闲暇读诗这种古典时代的生活图景,早已被其他娱乐活动取代。但在爱诗歌的小圈子中,特朗斯特罗姆还是拥有不少拥趸。特朗斯特罗姆曾两度造访中国,最近的一次是在2001年。据诗人于坚回忆,当时专程来京为《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首发助兴的他,在参加完在北大举行的朗诵暨研讨会和瑞典使馆的酒会便匆匆南下昆明了,因为昆明开了一家“特朗斯特罗姆画廊/酒吧”。云南归来后,白发稀疏的特朗斯特罗姆,澄蓝色的眼中流露出几分孩子般的欢快与得意。夫人莫尼卡称,他们此行最大的收获是买了好几种中国白酒,在瑞典喝的伏特加可没这么来劲。为了追求形式的完美,他们还专门买了一套酒杯,就是中国最常见的那种八钱小玻璃盅。离开中国前的晚餐,中方特意安排了火锅。当侍者端上猪血和猪脑花时,座中几位瑞典客人皱起眉推辞了,惟有托马斯大喝一声:“Ja!”意思是:“要了!”
    
    其实,早在1985年4月,特朗斯特罗姆就访问过中国,当时的他还兴冲冲地爬上了长城。可惜,1990年的一次中风导致他右半身瘫痪,不仅让他拄上了拐杖,后来就连说话也含混不清了。
    
很少有人把诗写得如此精炼、精确、精妙、精彩
    
    二月,
    
    活着的静静站立鸟懒得飞翔,
    
    灵魂磨着风景,
    
    像船磨擦停靠的渡口。
    
    这是标准的特朗斯特罗姆式的诗句。诗集中文版译者、旅居瑞典的诗人李笠在接受采访时说,“特朗斯特罗姆的诗喜欢从乘坐地铁、在咖啡馆喝咖啡、夜间行车、林中散步等等日常生活细节入手,通过精准的描写,让读者进入一个诗的境界。然后突然更换镜头,将细节放大,变成特写。飞逝的瞬息在那里获得旺盛的生命力,并散发意义,展露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远变成近,历史变成现在,表面变成深处。”他认为,现代诗人很少有人像特朗斯特罗姆那样把诗写得如此精炼、精确、精妙、精彩。他的诗是凝练艺术的范例,很少人有能把激烈的情感寄予平静的文字里,让作品在瞬间激发出巨大的能量。西方评论界认为特朗斯特罗姆是“当代欧洲诗坛最杰出的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大师”。
    
    上世纪80年代,特朗斯特罗姆的诗直接影响了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诗人。布罗茨基甚至承认“我偷过他的意象。”199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沃尔科特曾说:“瑞典文学院应毫不犹豫地把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特朗斯特罗姆,尽管他是瑞典人。”中国的许多诗人至今都记得,改革开放初期的80年代,中国诗坛涌现出一批现代派诗人,最早接触并翻译了特朗斯特罗姆的诗;1986年7月,在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孤独的玫瑰:当代外国抒情诗选》中,就有特朗斯特罗姆的六首诗,书中并列的还有聂鲁达、博尔赫斯、阿波利奈尔等一串响亮的名字;1990年,漓江出版社出版了由李笠翻译的特朗斯特罗姆诗歌选集《绿树与天空》;2001年,南海出版公司出版了李笠翻译的《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大规模地将诗人的10余部诗集全部译介过来,《全集》获由新闻出版总署举办的第六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二等奖。
    
“诗不是表达‘瞬间情绪’就完了”
    
    有一些诗人,属于大众;有一些诗人,只属于诗人。特朗斯特罗姆,属于后者。他拥有一种天生的敏感,在与李笠进行的一次对话中,他鲜明地表达了对诗的看法。“写诗时,我感受自己是一件幸运或受难的乐器,不是我在找诗,而是诗在找我,逼我展现它。”该观点与布勒东、艾吕雅、阿拉贡等超现实主义诗人主张的“自动写作”不谋而合,在他们看来,诗人应该像是一台感觉灵敏的“捕鼠器”。
    
    但是,和仅仅展现电光火石般体验的诗人不同,特朗斯特罗姆并不认为诗歌应该停留在对瞬间的一瞥中,他说:“完成一首诗需要很长的时间。诗不是表达‘瞬间情绪’就完了!”这种对感受的执着注定了诗人更需要一种对观察的专注以及沉思。这多少解答了人们对特朗斯特罗姆并不多产的疑惑。据悉,特朗斯特罗姆写得最久的一首长诗耗时整整十年,尽管中风后的他并未中断写作,但迄今为止只发表了210多首诗作。
    
    昨天,在波罗的海龙马岛的一座小小的蓝房子里,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安静宁谧的世界,被突如其来的祝贺电话中断了。从老人惊诧的表情和含混不清的语音中,可以看出他对这一结果毫无思想准备。尽管,在之前博彩公司公布的热门名单中,他的名字紧随另一位诗人阿多尼斯排名第二。
    
    和勒克莱齐奥、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等前几任诺奖得主一样,他们都喜欢生活在岛上,他们的写作并不愿受世俗荣耀的打扰。特别是对于这个需要随时进入“狩猎状态”,密切积蓄着“将灵感捕获进语言”的诗人来说,他常年居住的又小又旧、得靠不断翻修才能度过瑞典严酷冬天的屋子其实很美好。因为,在那边,面朝大海,一首诗的本质就是一次漫长的梦幻旅程。
    
    但愿,那纷扰的铃声,不要提前叫醒幻梦。
    
    本报记者  陈熙涵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