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小感觉”与“大体检”(韩少功)  

2012-12-31 16:0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感觉”与“大体检”(韩少功)
2012年12月31日09:09 来源:文艺报 韩少功

  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之间,不光是长度的区别。

  长篇小说作为一种特殊的体裁,应该承担体系性的感受或思考。它不是短篇的放大,而是一个对社会或人生问题做的“大体检”,不是“小感觉”。而眼下,在实际写作中,长篇小说似乎变成了短篇小说的拉长与累积,变成了超大号的、肥胖型的“小感觉”。所谓“小感觉”与“大体检”的区别在哪里?“大体检”应该有更加多样化的手段,就像到了医院要做多种检查,有血检和尿检、有B超和胸透等等。

  但现在的许多长篇小说,把在中短篇小说中的小发现无限放大,不仅视野局限,甚至用一种有色眼镜代替另一种有色眼镜。比方以前我们看惯了革命是历史前行火车头的小说,现在很多小说就写成了反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动力。作为小感觉的书写,有些偏见、异见、局部之见可能没错,也有必要,但作为一种体系性的感受和思考,以木代林就可能形成误导。

  “大体检”还需要相应的大眼界和大胸怀,应该能回应这个时代和社会重大而艰难的精神问题。一是重大,比方牵涉世道人心的。 二是艰难,比方很难用“好/坏”二元对立模式来简单回应。托尔斯泰、曹雪芹等都在小说中进行了这种重大而艰难的思考,作家甚至因此经常进入一种自我拷问的状态。

  相比之下,现在许多作家不敢跟自己进行这种对抗,躲避很多历史两难的问题、人生两难的问题,常常把艰难的问题简单化处理,写一些缺少难度的作品。历史上最好的长篇,往往是作家对自己的知识陈规、道德标准,精神方向产生了自我疑问、反思、对抗,这才使长篇小说这种体裁的能量释放到最好的状态,才可能打动和震撼我们。

  现在我们扪心自问,时下的写作是不是在避开难度?是不是在往浅水区游?我们可能写得很顺畅,但解释历史和现实的能力正在逐渐萎缩。我们把解释历史的功能,让给了一些官方出资的大的项目,一些“主旋律创作”——我不是完全否定这种创作,但确有不少官费项目把历史打扮得很光鲜,也很肤浅,遮蔽了历史真正的困难、痛感以及真正的光荣。另一方面,我们把对人的解释、对人性的解释,交给了一些地摊上的通俗畅销书,把人性简化为人欲横流、男盗女娼等等。

  于是,很多作家双向退缩,既不解释历史,也不解释人性,越来越退缩到所谓知识精英们狭小的生活圈子里,写一些自恋性的小哀伤、小发泄、小愤怒、小奸小坏、小恩小怨。

  我们既背对历史,也背对人性,这时候如果有人说我们的小说越来越不好看,和现实没关系、与生活没关系,那么应该责怪谁呢?恐怕首先应该怪作家自己吧。我们被抛弃是有原因的。因此,如何重新投入有难度的写作,把小说写得更好一些,对于我来说,对于我们来说,恐怕都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