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感受陈旭红  

2012-04-23 21:59: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受陈旭红

王磊光

我从没见过陈旭红。但第一次读《白莲浦》,就深深地感动了,再也忘不掉。这篇小说在意蕴上直逼《边城》,前前后后读过好几遍,总想为它写点什么,却一直无法下笔。我怕破坏小说的美,那是物哀之美。我只是向一些朋友极力推荐它。那时候在一个网站的博客上,我写下这样的话:2009年,我读到最好的小说:陈旭红《白莲浦》(见于2009年《芳草》);刘丽朵《醉扶归》(2009年写,2010年发表于《黄河文学》)。

每一次读《白莲浦》,我就有落泪的感觉,看看她的文字吧,那是怎样的文字呀:

“爷死那天,我确信人世间的岁月是又长又凉,我应该背着包儿去流浪,在世上任何一个角落,还不是一样的阴晴风雨,但是我没有,我默默地跟在母亲身后,没什么可想也没什么不可想,像自青岗峰顶掠到白莲浦上空那一缕变化万千的云。
  爷疼爱母亲没得个止,母亲爱吃螃蟹,每年入秋后,他都会去白莲水库里翻拣。这次他捉了足有两斤多螃蟹,回家在白莲浦的碧幽潭边清洗,谁也不知他是怎么栽下水。”

我和陈旭红是老乡,都是黄冈人,我罗田,她浠水;而同一个白莲也被划分为两县管辖,在罗田的一部分是白莲乡,在浠水叫白莲镇。白莲水库似乎也分属两县。“近些年白莲浦的水日渐见少,只好将水库里的水以浅流长年潺潺地浸润它,慢慢地白莲浦人将白莲水库与白莲浦统称为白莲浦。”其实很久以前我就去过一次白莲浦,但那时年少春衫薄,并不懂山水之妙,所以印象也不深。——我自然懂得,现实中的白莲浦肯定不同于文学中的白莲浦,但某一天突然冲动,还是从我工作的M城坐火车到浠水,然后坐汽车穿越浠水到罗田,在闻乡长的引领下,我再次看到了白莲水库。偏偏那天大雨扯天扯地地垂落着,远山远水笼罩在雨雾之中,白浑浑的水顺着街道向前奔涌。我们只得坐在车里,顺着山路盘旋而上,俯瞰白莲水库;又顺着盘山公路下来,钻进一个巨大的洞里,观看蓄能发电站。而在往还浠水与罗田的过程中,我熟悉了白莲浦的全貌。

《白莲浦》虽然是陈旭红的成名作,然后这几年来网上关于她的消息却几乎没有,其实就算文学界,知道她的人也并不多。直到今夜,读到何存中先生的《陈旭红印象》,才对她有些了解。他说陈旭红只有初中文化程度,我惊讶极了,要知道,在21世纪的中国,没有大学文凭而要想成为一个作家,简直不可想象。因为大学文凭意味着生活的保障,意味着成功的起点与跳板。一切都是一个圈啊,在文学圈、学术圈或者艺术圈里胡混,且混得大放光芒的并不比街上的混混要少。但是,仅有初中文化程度的陈旭红,默默写了十多年,终于成功了,尽管绝大多数读者还并不知晓她,而且她的小说量也还很小。但是,她就算是只有一篇《白莲浦》,也要让许多当红作家惭愧至死。他们号称写了数百万字,有哪一篇又是沉甸甸响当当呢?

何先生说,“她的家始终是干净的,窗明几净,有鲜花插瓶,有笑容侍座,一杯茶,一道菜透着人间的温馨。”“到她家做客,也是谈创作,那天中午我们就在她家吃饭,她用她父亲送来的‘秧蓄米’煮饭给我们吃,喝的是稻花香的酒,她做几样菜,不是大碗大碗的,而是精致的盘碟儿,那就叫感动。”一句话,“日子里的陈旭红是个完美主义者”。对于何先生的评价,丝毫不让我觉得惊讶。从她诗意的笔墨和深婉的感情中,我读得到作者优美的心魂。

浠水这个地方注定要出诗人,而且是大诗人。并不仅仅因为从前出了闻一多。倘若你到那里走一走,你就相信我为什么这么说。去打听一下那些乡镇的名字吧:白莲、散花、洗马、绿杨、巴河、清泉、竹瓦、兰溪……我深信,中国没有哪一个县城的乡镇有这么多诗情画意的名字!“白波翻在湖中心,绿波翻在秧田里”,水乡,以及水乡文化的诗性深深影响着这片土地上的人。清代状元、诗人陈沆,文学家闻一多都生长于巴河的望天湖边,望天湖烟波浩渺,水天相接,常年总有半边天映在湖水里,望着远方的湖面也是在望天,那是天造神境;当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充满神性的望天湖首先找到了他们。何存中、陈旭红等浠水作家也都是用诗的笔墨写着小说;就算是从这片土地走出去的学者,比如徐复观,我们读《中国艺术精神》等著作,也分明感觉到,他在骨子里就是一个诗人。

我自然知道,《白莲浦》打动的并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就连2010年北京高考语文卷的句子衔接题,选用的也是这篇小说中的一段话:“白莲水库最大的一条水渠直通白莲浦,这条水渠也是大旱年间向山外通流的干渠,逢夏燥秋干便抽闸开渠,白莲水库的水在水库时是绿蓝绿蓝的,流到渠里一路变成白色的游龙,沿途触须四散,滋润着山脚下白莲浦以及白莲浦方圆几十里的农田作物。”它一定是打动过高考命题者。第一眼看到这段文字,我就知道它的出处;而无数的老师和学生,虽然做过这道题,却全然没有听说过陈旭红这个人,更不知道有篇小说叫《白莲浦》。

2012年 3月3日夜12时  (转自老高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