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歌诗合为事而作”(松下客)  

2013-11-13 19:2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歌诗合为事而作”

——读古茶树《生命定格在救人的那一刻》

和何郁《小悦悦事件》想到的

                                     (转自松下客2013年11月7日新浪博客)

从古茶树的博客上,我读到了《生命定格在救人的那一刻》一诗(见附一),心为之一震,不是因为诗歌内容有多么吸引人,也不是因为诗歌技巧有多么高超,而是因为作者关注时事的赤子之心。也许是我读书的面比较窄,近来读到的许多诗作,抒写个人情怀的多,关注社会时事的实在太少了;许多诗人似乎喜欢躲进自己的“象牙塔”里,一心构建自己精致的“理想国”,做起了这“理想国”里的国王,大有“宅进小楼成一统,任他春夏与秋冬”之气象。

浙江平阳两村官救人身亡的事件发生在2013年10月31日晚,而古茶树的诗作于11月2日便发表于其博客之上,可以想见作者对此事件高度关注。读着这样的诗作,读者们完全可以感受到作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作为一个诗人的赤诚之心。“秋风微凉,血色悲怆”,面对惨象,诗人“泪盈满眶”的高大形象也留在了读者心中。

读着古茶树《生命定格在救人的那一刻》,使我想起了发生在2011年10月21日的小悦悦事件,使我想起了何郁老师的诗歌《小悦悦事件》(见附二)。面对如此重大的社会事件,何老师有自己的思考,有自己的深度思考,并将之寓于诗中。我特别喜欢《小悦悦事件》中的诗句:

 

“如果一个时代只剩下脚步声

谁又能听得见生命的哭喊”

 

“这个时代,花朵的倾诉

总是被讨价还价的喧嚣所淹没”

 

“我对这个时代是该诅咒

还是该献出热爱”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是啊,当代读书人、读过书的人岂能“两耳不闻窗外事”呢?又岂能一门心思抱着电脑躲进虚拟世界做起了宅男宅女?唐代诗人白居易倡导新乐府运动时提出:“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这是当代作家、诗人必须继承、践行的优良传统。

关注时事,与社会同脉搏;关注时事,进行深度思考:生命之树常青!

 

                                                                      2013-11-6 

                                                                    草于繁峰北街41号

 

附一:

生命定格在救人的那一刻

古茶树(2013-11-02 21:15:14)

 

10月31日晚22时15分左右,温州市平阳县230省国道腾蛟镇南陀村村口附近。深夜,看到路上车祸受伤的女子,开车路过的王青意和蔡福想下车施教,不幸被卡车撞倒遇难。

——题记

 

一连串剧烈的撞击声和惨叫,

划破黑夜的寂静,一个女人倒在车祸现场。

痛苦地呻吟,引来路人的关注。

王青意和蔡福想心系村民的厚望,肩负重任,

拖着劳累的身子从镇上开会回家的路途经过。

目睹惨状,停车救人的那一刻,没有想过自身的安危。

他们把心思用在保护女人的身上,忙着打110救助电话。

黑夜被谁施了魔咒,突然冲出一辆农用卡车,

又是一声巨响几声凄历惨叫,三条生命倒在血泊中。

他们没有想到,离家不到三千米的路程。

 

惨祸发生——

秋夜微凉,血色悲怆。

王青意七岁的儿子还在家里等着爸爸回来,

蔡福想87岁的老母亲天天唠叨儿子太累……

一个36岁,党委书记;一个52岁,村主任。

悲痛欲绝,小小的腾蛟镇难以平静。

村民回忆:他们生前是大好人、好书记、好主任。

两位好村官留下:为百姓造福的口碑,

现代化的建设,一条条光明的道路,

一些灿烂的光辉事迹。

 

他们献出年轻的生命。

他们的生命永远凝固在下车救人的义举中!

 

 

后记:平阳县离我这里只有半个多小时。我并时有读报纸的习惯,今天早上九点钟坐在办公桌,随手拿起报纸,读到这则报道的时候。我的心被震憾了!为他们救人的义举,为他们善良的心感动!我的心里难以平静,泪盈满眶,挥手提笔,为两位好村官写出这些文字。天堂没有车来车往,两位好村官一路走好!

 

附二:

 

小悦悦事件

何  郁

 

2011年10月21日,广东佛山被两辆车碾轧的、被十八个路人弃而不顾的、被拾荒的陈阿姨最终抱起的女童小悦悦,于0点32分不幸离世。

 

当两辆车

咯噔一下碾过的时候

人心的天突然就黑了

秋天的雨,淅沥而下

 

387秒——一个生命渐次冷却的过程

 

也许小悦悦曾举起过手指

扭曲的臂拧成一个人字

大眼睛甚至在哭,在喊……

 

不要过多地责怪那十八个路人吧

如果一个时代只剩下脚步声

谁又能听得见生命的哭喊

 

也不要谴责小悦悦的母亲了

这个时代,花朵的倾诉

总是被讨价还价的喧嚣所淹没

 

这时候,往往是在这时候

低处的光闪动出卑微的身影

陈阿姨试图扶起一些什么

因此,我请求玫瑰和聚光灯

低下头颅

 

为什么我眼里饱含泪水

因为小悦悦也是我的女儿

 

孩子,当你变成一则新闻

出现在报纸第五版的时候

当你变成一个事件

出现在晚餐饭桌上的时候

我只想问

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

 

孩子,你告诉我

你一定要告诉我

面对滚滚的车轮

和匆匆的脚步

我对这个时代是该诅咒

还是该献出热爱”

                     2011.10.31       蓬雀居

 

何郁,北京朝阳区教研中心高中语文教研室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