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何郁《高考作文十八讲》序(北大 漆永祥)  

2013-11-07 12:3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考作文真的那么难写么?

           ――何郁《高考作文十八讲》序

 

漆永祥

 

 

作文或者说文章是个什么东西?自古看法不一,有人说文章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有人说文章为“载道之具”,否则圣贤之理,不明于世;而看不起文章的人,认为这只不过是“等而末”的琐屑罢了。古人最重研经治史,所谓“刚日读经,柔日读史”,故目录分类以经、史、子、集为序,集部垫底。若以大江大河喻之,则经史为河床河水,子书为水流潆洄演漾,文章无非是溅起的浪花,有则增趣,没有也“不废江河万古流”,如此而已。

但对今天高中生尤其是高三考生而言,作文却是天大的事体。一篇作文在语文高考中占有60分,真是再怎么强调其重要性也不过分!作文得高分,就意味着有升入重点大学的可能性;作文如果写砸了,那能否上大学都成了问题。因此,便有了“得作文者得天下”的说法。

于是,如何写出一篇考场作文,便是绝大的话题;如何写出一篇高分作文,更成为绝大的难题。先秦两汉的先祖,没有传下来专论作文的书,今日侈谈作文之法者,也无非是从《周易》、《尚书》、《论语》、《孟子》等书中摘取数语,以为周公、孔子是如何搬字论文的。至刘勰《文心雕龙》,才开始分体谈艺,品鉴衡文。至唐宋以来开科考试,明清八股文盛行,于是被称为“新科利器”、“高头讲章”的“优秀高考作文”选本与评本,便林林总总,充满书肆,家家有灵丹妙药,个个是文家正宗。让应考学子,更有无处下手之感。

 

 

由于多年来参与高考语文的评卷工作,我接触到大量高三学生的作文;近年来更是常常跑到中学去,就高考作文的得失与师生们座谈,听听他们究竟如何看作文、如何教作文并如何写作文。我个人认为,北京近些年来,反映在高考作文中最大的弊端,有这么三点:一是假、大、空泛滥,我们很难看到说真话、讲真情、谈真事的作文;二是过度的模式化、套路化,大多数作文就像从一块模子里塑造出来的,僵化死板,毫无生气;三是无论什么题目,都我行我素,不审题立意,“写什么都好”,这种现象在北京高考作文中尤为流行。我曾经总结过此类作文常见的十五种写法,并称之为“高考体”,也似乎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那么,为什么高考作文会有如此的弊端出现?能不能抑止和扭转这些弊端,让孩子们说些真话,露些真情,讲些真事呢?我们中国的事情,从来就是古今勾连在一起,高考作文的假、大、空与模式化与套路化,只不过是明清“八股文”用现代汉语表达,并填入今人今事的翻版而已;同时也与今天整个社会风气中的假、大、空现象与作文教学中的僵化呆板,有着密切的关系。板子打在考生身上,但社会、学校、教师与家长,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考场作文,与平时创作的确有诸多的不同,在限定的主题、限定的时间与限定的字数内,要充分表达考生的观点,体现语言表达能力,逻辑思维能力,认识问题能力,以及语文综合素养等方面的能力,的确多少有些走钢丝的味道。但这并不是说考场作文,就完全与平时写作脱钩,可以另起炉灶,写和自己毫无关联的事儿,或者是没心没肺地、尽情开心地赞美时代。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考场作文同样可以写得有个性、有见解、有思想、有文采,不仅获得阅卷教师的认同,可以得到一个自己满意的分数,也可以是一篇优秀的文章。

 

 

我本人读西哲的书很少,不会动不动就搬老外或说英文来吓唬大家,就在这里掉掉书袋,用些中国古贤的话,来谈谈并印证我对高考作文写作的一些体会与建议。

1.多读、多写、多改、多悟

高考作文表现在考场上,但功夫在考场外。无论是教作文的老师,还是学作文的学生,必须要广泛读书,要体验生活,要认真观察,要悉心体悟。苏轼说:“文无他术,惟勤读书而多为之自工。”又说:“凡人为文,当博观约取,如富人之筑大第,储其材用,既足而后成之,然后为得也。”曾国藩曾经开了个书单,认为“自《六经》外,有不可不熟读者凡七部书:曰《史记》、《汉书》、《庄子》、《说文》、《文选》、《通鉴》、韩文也。”清人郑志鸿也称:“胸中无三万卷书,眼中无天下奇山水,未必能文。纵文,亦儿女语耳。”没有丰富知识与生活体悟的作文,就是无病呻吟,矫情造作。这些都充分说明了读书积累、日常感悟与多写多练的重要性。建议同学们平日咬定一部名著,深读细赏,慢慢品味,终能有获(清人李沂谈创作经验是“多读、多讲、多作、多改”,这对老师应该尤具有启发性)。

二、必须审题立意,要有自己见解

近年来北京流行的“写什么都好”类型的作文,就是不审题立意,甚至写与提供材料或题目风马牛不相及的内容,这是完全错误的!古今中外,写文章必须要审题立意,要有自己的见解。北魏人祖莹曾说:“文章须自出机杼,成一家风旨,不能供人生活。”清人魏禧论“作文先贵立意。不必求异,但须有独到处。”意思是说,不一定非要通过标新立异,来显示自己的他人的不同,但要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见解有大有小,合情合理才行;立论有高有低,不脱题意为好。离题万里,好为高论,排山倒海,夸夸其谈,是最要不得的。

三、文字须平易通顺,明白晓畅

沈约曾说:“文当从三易:谓易见事,易识字,易诵读也。”朱熹也讲:“欧、苏文好,只是平易,不使差异字换寻常字。”清初钱谦益更强调“文从字顺”为作文秘诀。白居易作诗,读给不识字的老婆婆听,就是用人人能懂的字词,表达或深奥或浅显的道理。我们再看看民国时期那些大师们写的文字,如鲁迅《朝花夕拾》中的文章,哪篇不是大白话,哪篇又是堆砌词藻的呢?宋祁主编《新唐书》,仿班固《汉书》,喜用生僻字、古今字,被后人讥刺如吃美食,却生噎打嗝。有人特别喜欢用生僻晦涩的字词,或者坎垒不平的语句,来显示自己的个性与不同,但往往驾驭不了这些文字,读起来正如打嗝,徒增厌烦。

四、说理须透彻条畅,切忌空发议论

今天的考场作文,绝大部分学生都写议论文,议论文不是不好,但空发议论就过犹不及了。很多考生不会叙事,不会讲故事,不明白即使议论文也须从叙事说起的道理。清代朱筠称“学文必自叙事始”,先把话说完整了,才能举证立论。朱熹曾说:“作文须是靠实,说得有条理,不可架空细巧。”这话最为在理,不仅要摆事实,讲道理,还要说出个条理与逻辑才好。清代桐城派作家姚莹说:“文章最忌好发议论,亦自宋人为甚。汉唐人不然,平平说来,断制处只一笔两笔,是非得失之旨自了。而感慨咏叹,旨味无穷。”可见,无论大道理还是小见识,叙事顺畅,说理清透,立言有据,论说得体,才是好作文。

五、讲究自然成文,切忌生搬硬套

作文有一定之规,模式化、套路化是必须的,但我们反对过于模块化与生搬硬套,甚至抄袭默写他人的文章。唐人有“活剥王昌龄,生吞郭正一”之讥,世人皆知。清代袁守立《佔笔丛谈》,曾经非常有意思地总结此类文字。他说:“凡有所作,搬视旧本,谓之‘獭祭鱼’;令人检讨出处,掇拾成文,谓之‘衲被’;装头者,谓之‘楼上架楼’;摹仿前人者,谓之‘屋下作屋’;铺叙无含蓄,谓之‘状体’;好用‘金’、‘玉’、‘宝’、‘璧’字,谓之‘至宝丹’;好用古人名姓,谓之‘点鬼簿’;好用数目字,谓之‘算博士’;好附寒僻者,谓之‘鬼画符’;俚拙而笨者,谓之‘疥骆驼’;文未成而鐫刻者,谓之‘詅痴符’。”这段话比我总结的“十五体”说得还好,作文者应该深深引以为戒才是。

六、养成自家文风,善于扬长避短

每个人生活经历不同,生长环境不同,个性才情不同,所好文风不同,所以要针对自己的才情、喜好与能力,练习自己的文章风格。魏禧曾为文章分类,认为“简劲明切,作家之文也;波澜激荡,才士之文也;纡徐敦厚,儒者之文也。”这充分说明每个人的个性特点与文章风格,都有其独特性,要在平日的学习与写作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写作方式与文章风格,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与缺漏,扬长避短,让自己的闪光点,得到充分的发挥。

 

 

以上所谈,是我个人关于北京市高考作文一些浅陋的看法。我其实是一个高考作文的失败者(1983年参加高考,作文为就漫画“这里没有水”写一篇说明文和一篇议论文),当年参加高考时语文考得极差,真是没有资格奢谈中学语文教学与高考作文,只是长期以来,参加高考阅卷,对高考作文慢慢有了些认识与思考,偶尔也抛头露面出现在媒体上,大概也因为如此,有时会接到一些朋友的邀请,希望我为他们谈高考作文技巧的书籍作序,我一般都婉言谢绝。原因是我反对社会上的“高考作文速成班”,更反对类似的速成书,认为比古代的“高头讲章”,还要贻害无穷。

这次接到何郁先生要我给他的书作序的电话,起初也想的是要坚拒,后来他寄来了书稿,我在认真拜读全稿后,却欣然地坐在电脑前,前后不搭地码了一大堆话,因为我觉得何老师此书十八讲中许多内容与见解,与我上面所谈不谋而合,而且他讲的比我说的要好得多深入得多。这其中的缘由,一是何老师长期工作在中学语文教学第一线,非常了解高中作文教学与学生的写作水平,所以能有的放矢,一语中的;二是何老师是一位既热情又悲悯的作家与诗人,我始终认为一个好的中学语文教师,首先自己必须热爱读书与写作,才有能力与资格教作文谈作文,也才能让学生信服和受到感染;三是我从何老师的诗文中,能够读出他对中学语文教学和他所教学生的挚爱,感受到他的浓郁的乡土气息与家国情怀。

我知道在北京和全国各地,还有许多像何郁先生这样的高中语文教师,他们敬畏慎惧地从事自己的工作并怀有深深的隐忧,有着古代儒家“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执著与坚韧,我想有他们的大力支持与教学实践,我们目前犹如螳臂挡车般试图扭转北京高考作文不良文风的理想与实验,就有了最终变成现实的希望。

拉杂碎语,不成文理,勉强算做序言,聊以塞责而已。请何郁先生和同仁们指正!

陇右漆永祥2013年初夏匆书于京西紫石斋

 

(漆永祥:北京大学中文系副主任,北京大学中国古典文献研究中心教授,中国古典文献专业博士,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全国高考北京卷阅卷领导小组副组长、作文组大组长,主要从事中国古典文献研究,著有《乾嘉考据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江藩集》上海古籍出版社《汉学师承续记》上海古籍出版社等。)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