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柴静的《看见》,让我们看见了什么(夏德元)  

2013-02-28 21:4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柴静的《看见》,让我们看见了什么(夏德元)
2013年02月07日09:34 来源:解放日报 夏德元

  尽管几乎每个人都声称尊重事实,捍卫真理,追求真相。但无数事实证明,许多人都不敢正视现实,尤其是违背人生理想和美好想象的丑恶现实。柴静所主持的“看见”节目已经对事实真相做了必要的过滤;即便如此,柴静的某些采访仍然让人目不忍视。

  这貌似关乎传播伦理或新闻专业主义,实则牵涉到社会和人生的大问题——说句耸人听闻的话,对类似问题的讨论,甚至会动摇新闻业的根基。

  重要的不是事实,而是对事实的看法,这个对事实的看法,就是所谓的了解真相。从这个意义上说,有多少种观点,就有多少种真相。在哲学层面亦可以说,有多少个认识主体或观察者,就有多少个真相。借用柴静的话,如果说采访是一种抵达,那么,永远无法抵达的,就是真相。

  节目主持人柴静的《看见》一书,引发了民众讨论乃至媒体同行的质疑,这又促使了《看见》一书的畅销。

  人们透过看见这个节目和《看见》这本书,究竟看见了什么呢?或者,换句话说,人们透过柴静的看见,是真的希望看见点什么吗?抑或是,人们只是希望用柴静的看见来代替自己的看,只要柴静看见了,自己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电视节目主持人看见了,自己就可以安坐在沙发上品头论足了?

  在写这篇文章时,偶然看到一则微博:“信息不对称,所以百姓被愚,信息不对称,所以消费者被骗,信息不对称,所以年轻人上当……下半辈子,我将用有限的认知提供更多的信息——为那些愿意接收的人。 ”

  寥寥数语,既道出了真相“供应”的难得珍贵,又流露出对真相需求不足的担忧——因为到底有多少人“愿意接收”真实信息,还真的不好说。

  李庆西《禅外禅》引用了焦《玉堂丛语》里的一则明人轶事——明代隆庆年间,大学士徐阶退职回乡。一天,徐阶宴请亲朋故友,酒席上有位客人将桌子上的一件银质餐具塞进自己的帽子里,不料恰巧被徐阶看见了。宴席快要散时,张罗宴席的管家查点餐具,发现少了一件,就叫仆人查找。徐阶见了这架势,即刻上前劝阻。凑巧的是,那位偷拿银器的客人这时因为喝得太多而正在桌边倒头酣睡,帽子滚落一旁,藏在里面的银器也掉出来了。徐阶不忍看到这一幕,竟背过身去,并吩咐仆人仍将银器塞回那位客人的帽中…

  新闻永远无法还原真实,即便它能无限接近真实。无论是闾丘露薇主张的从新闻事件出发,还是像柴静那样把目光聚焦于事件中的人,新闻永远无法还原真实。即便是像当年美国媒体跟踪拍摄辛普森杀妻案那样的近乎新闻直播的报道,也没有做到还原真实——辛普森几乎是在电视直播的情况下杀死了他的妻子,结果法院仍以证据不足而判辛普森无罪。

  当然,这并不能成为我们放弃追求新闻真实的理由。也不仅仅是因为新闻虽然无法还原真实,却可以无限逼近真实;而是因为新闻工作者对事实的追问,让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免除了监测环境的疲累和因疏于监测而必然产生的惶惑。新闻工作者代替社会大众观测环境的变化,提供变化的信息,在某些自然气候或政治气候极端恶劣的年代,新闻媒体哪怕是只报个天气预报,也能给人带来某种安慰。

  如果说新闻工作者一定要遵循某种伦理规范的话,坚持工作,就是新闻工作者职业伦理的底线。因为长期生活于大众传播媒体构造的虚拟环境之中,人们依赖新闻媒体久已,就像鱼离不开水,人已经离不开新闻了。

  更为重要的是,人们习惯了在新闻工作者建构的拟态环境中生活,却未必能适应未经拟态的真实生活。换句话说,人们宁愿相信新闻里说的,也不相信自己亲眼目睹的事实。哪怕是自己身边发生的怪诞事实,也希望能从媒体上找到某种貌似合理的解释。

  这里用得上科学家的一个比喻。英国天文学家约翰·巴罗在 《不可能性——科学的极限与极限的科学》一书中,讨论到 “宇宙速度的极限”时说:“自然界中的信息传递速度有一个限制,这个事实导致各种各样的不同寻常的结果。”虽然这种限制使我们人类不得不长期生活于孤立状态,但是,这也并不是坏事。“如果光速不是有限的,则各种辐射都将在发出以后立即被同时接受到,不管它的源在多远。这个结果将会非常恐怖。我们将会被从各个地方来的信号所淹没……”

  这就是我们需要新闻机构和新闻工作者的深层原因。新闻工作者长期以来形成了一套严格的工作流程,使得信息的披露总是没有那么及时,也没有那么赤裸裸,就像阳光在到达地球表面之前,已经经过了地球大气的过滤一样,也没有那么灼人。

  换言之,裸露的信息,犹如未经大气层过滤的阳光,对人有一种伤害。所以,人们常常惮于知道真相。就像徐阶所表现的那样,他不敢正视友人偷窃的事实,就是怕为其所伤。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为了保护弱者而隐瞒真相,最典型的莫过于向罹患癌症的病人隐瞒病情,对暮年丧子的老人隐瞒死讯等等……并不是任何信息都适合在第一时间送达。再次借用柴静书里的话,她说,“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所以,告诫自己“绝不能走到探寻真相的半山腰就号啕大哭”。确实,我们不能在探寻的途中号啕大哭,但是,我们也不能为追求真相而追求真相,更不能为追求真相而伤害更多的人。“真实自有万钧之力。 ”但是,真实的力量是难以驾驭的;如果一味“磨刀恨不利”,却不知“刀利伤人指”,新闻反而丧失了存在的根基。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完全有必要对“看见”本身加以检讨。如果说“超越‘柴静腔’也是一种抵达”,那么,看见《看见》背后的隐忧,更是一种深刻的洞见。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