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你能够活着已是不易  

2013-06-02 22:2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能够活着已是不易

                               韩石山


 


    前些日子,查个别的什么,翻阅我的《李健吾传》,无意间翻到写李健吾与蹇先艾初相识的那一节,便读了下去:“你能够活着已是不易。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仗着自己一腔上进的热血,每天埋在字句里面挣扎。 
    读到这儿,忽然有种鼻酸欲泪的感觉,不由得就想到了我的一个朋友。
    不像蹇氏那样庶出而父母早亡,也不像李氏那样少年失怙而流落异乡,他有父母也有一个亲热的大家庭,直到他上大学时祖父母都还在世。然而,他的一生却是那样的命途多舛,备受挫伤。
    少年时他无忧无虑,只知读书,只知勤勉慎敬。他总责怪自己省事太迟,长大后才悟出,这是上苍着意的安排,要让他在懂事之后,才给以种种的历练,为的是多长点记性。
    三年自然灾害,接下来是四清,再下来是十年“文革”,十几年间,他经历了多少人世的悲伤。祖父遣返回乡上吊自杀,舅母不堪屈辱投井而亡。假期回到家里,墙上满布仇恨的镢印,门上写着欺侮的话语,弟弟们畏缩在房舍的一隅,祖父和母亲被勒令每天清扫街巷。这让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儿,怎能不痛彻肺腑,血脉贲张!
    在大学里,总该好些吧。不,大学并非世外桃源,该领受的一件都没有落下。
    一次,两个出身优越的同学,在一起嬉闹。一个将墨水泼在了另一个的脸上,另一个眼睛看不清,顺手扯过一条毛巾便揩。这是他的毛巾,他说道,你怎么要用我的毛巾?这个同学立马豹眼圆睁,冲过来脸对脸地吼道:就是要揩,你个狗崽子要怎么样!说罢将毛巾扔在地上。他气得浑身颤抖,脸色苍白(过后有人告知),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从此之后,他知道了同学的另一重含义。
    总算毕业了,他被发配到一个偏远而贫困的县份教书。就这,仍不得安宁。已是粉碎“四人帮”之后了,“揭批清”之中,他又一次因莫须有的罪名被投入“学习班”,让他交代“与‘四人帮’有关的人和事”!
    直到1983年,在世人看来,那该是一个怎样“艳阳高照”的时期,而他,又因莫名其妙的罪名,被召回省城写检查,受批评。不管师长与朋友们怎样地宽慰,他心里只有委屈,只有害怕。十多年的努力,不过是想让妻子儿女过个平安的生活,不必再生活在恐惧之中,而恐惧却像甩不脱的梦魇,紧紧地压着他的胸口,让他深夜中惊恐而起,不知身在何处。
    不必兜圈子了。这个人就是我。

    但不能说全是我。他只是我的另一面。他贴在我的背上,用他干瘦的拳头,不时地擂着我,要我勤谨做事,端正做人。当我文思枯竭时,他会贴在我耳边,告诉我笔尖指向何处,才是为文的坦途。当我遇上邪恶势力,畏葸不前时,他会猛地踢我一脚,骂声孱头。当我见了领导,面带笑容,阿谀之辞即将脱口而出时,他会在我的脑后发出一声冷笑,让我顿时警觉。当我见了贫弱,心生厌恶,漠然视之时,他会拍拍我的肩头,叮嘱一句,那不过是你的从前。
    我想,或许真的有一天,他会放心地弃我而去。留下我的世俗之身,过我的世俗生活。但愿那一天早些来临。虽说我已老迈,还是愿意虔诚地等待。
           (载《甘肃日报》今年五月七日,转自韩石山先生5月20日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