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车轮下的国度(夏德元)  

2013-07-15 10:4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轮下的国度

夏德元

(转自夏德元先生2013年7月15日新浪博客)

跟世界上其他许多科技发明一样,汽车的发明对人类生活所带来的影响之巨大,想必也是它的发明者始料未及的。

世界公认的汽车发明者是德国人卡尔·佛里特立奇·本茨。他在一八八五年研制出世界上第一辆马车式三轮汽车,经过反复试验,次年一月二十九日,卡尔·本茨发明的世界上第一辆三轮汽车获得了“汽车制造专利权”。这一天被大多数人称为现代汽车诞生日,本茨也被后人誉为“汽车之父”。第三年,本茨不仅卖出了第一辆汽车,而且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家汽车制造公司——本茨(我们把它雅译为奔驰)汽车公司。

整整一百年前,美国人福特开发出了世界上第一条汽车生产流水线,这一创举使T型车一共达到了一千五百万辆,缔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记录。为此,福特被尊为“为世界装上轮子”的人,而高速公路网与汽车同时普及的美国,则成了名副其实的“轮子上的国家”。

近半个世纪以来,日本和韩国的加入,使“车到山前必有路”在全世界日益变为现实。然而,汽车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却是数不尽的灾难和噩梦。当今的中国,差不多可以说已经沦为“车轮下的国度”!

十多年来,中国交通事故年平均死亡人数接近十万人,“连续十年居世界第一”。新世纪以来,我国车祸死亡人数累计已经超过一百万。相当于每五分钟就有一人在交通事故中丧生。而交通事故中的受伤人数则是死亡人数的五倍,即每一分钟就有一人在交通事故中受伤或致残。数据显示,2011年,在严格禁止酒驾后,汽车保有量刚过一亿辆的中国,仍有六万多人死于车祸。对比强烈的是,拥有七千万车辆的日本,车祸发生率不及中国的十分之一,年车祸死亡人数只有四千多人。

交通事故给社会所带来的危害,并不是这些冷冰冰的伤亡数字所能体现。生命的消逝是这个世界上最惨烈的,每一个生命的非正常死亡都会给世道人心带来难以平复的创痛。

在交通事故中,妇女和儿童的死亡尤其令人痛心疾首。2011年十一月,甘肃校车超载撞车致二十名儿童死亡,引起社会震动。2012年十二月,江西省贵溪市滨江镇洪塘村合盘石童家村小组一辆幼儿园校车侧翻坠入水塘,造成十一名幼儿当场死亡。就在几天前的六月二十七日,广西又发校车事故,一位四岁的女孩半边脑袋被截而死,闻之者无不为之颤栗。

经济学家汪丁丁早在十年前就写过《中国的汽车文明与中国人的汽车文化》一文,对私家车在中国的普及表示了担忧。他担心中国民众还没有与汽车物质文明相适应的汽车文化素养,盲目攀比的心理使汽车以超出实际需要的限度迅速普及,将带来“罄竹难书”的种种弊端。不幸的是,他的担忧在当今中国都变成了残酷的现实。

比那些令人目不忍视的惨烈画面更令人忧虑的,是人们对伤痛的健忘和对生命的漠视。去年五月十二日凌晨四点,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在新加坡市区一交叉路口超速闯红灯,与一辆出租车相撞,除法拉利车主当场死亡外,五十二岁的新加坡籍出租车司机和出 租车内的一名日本乘客也在送医后不治身亡。这次车祸的肇事者是来自中国四川的马驰。此事不仅在新加坡引起震惊,也在国内产生了广泛的反响。可是,仅仅二十多天后,类似的惨剧在深圳重演。五月二十六日凌晨三时许,一辆红色GTR跑车以超过一百八十公里的时速在深圳市区道路高速行驶,该车行驶至深圳滨河大道侨城东路段时,与同方向行驶的两辆的士发生碰撞,造成其中一辆电动的士起火,车內三人被当场烧死。

汽车文化并不仅仅是行车文明和交通法规那么简单,而是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相协调、人与环境相适应、人脑与机械相和谐的一整套文化体系。违背了精神与物质、人与环境及人脑与机械和谐相处的规律,汽车就成为危害社会的洪水猛兽。交通法制建设和行车道德素养教育不跟上,汽车就成为戕害行人生命的武器;制造工艺和排放标准不提高,汽车就成为污染空气的元凶;安全意识淡薄、驾驶技术生疏,而盲目购置、使用汽车,则不仅可能给他人生命带来威胁,有时也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去年六月二十六日,一辆沃尔沃在浙江杭州三墩颐景园曲水苑的地下车库,突然加速撞在地下车库的墙壁上,刚拿驾照不久的女司机不幸遇难。一年以后,今年六月十九日,浙江宁波奉化阳光茗都小区,刚考出驾照一个多月的女司机倒车入库,丈夫在指挥。由于是新驾驶,女司机不小心将丈夫夹在车与墙之间当场死亡;她自己将头伸出车外,也夹在车与墙之间,不幸死亡,其状惨不忍睹。

造成重大伤亡的高速路上的交通惨祸自然令人痛心,因为车辆碰擦或停车位、停车费纠纷而引发的血案同样让人不胜唏嘘。

交通事故危害生命,破坏财产,还会从深层次撕裂社会肌体,引起大规模的社会动荡。近几年的许多突发公共事件,都是由车祸引发的。钱云会之死 、“我爸是李刚”的叫嚣以及药家鑫撞人杀人案,无不引发极其严重的社会对立,犹如往这个千疮百孔的社会躯体上撒盐,其危害尤其深重。

汽车是一种交通工具,也是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和人与自我沟通的媒介。根据媒介化社会预言家麦克卢汉的说法:“媒介是人类感官的延伸,人类感官也是我们个人精力的‘基本支出’,而且,他们成了我们每个人的知觉与经历,这可以联系心理学家荣格提到的另一层意思加以理解。”荣格在《分析心理学》一书中这样写道:“每个罗马人都被奴隶侍拥。奴隶与奴隶心理泛滥于古意大利。每个罗马人都变得内向并且不自觉地成了奴隶,因其始终生活在奴隶的氛围中,无意识地受到奴隶心理的感染与影响,没有人能使自己免于这种影响。”

我们这个社会已经被充分媒介化,以致任何人,如果不按照媒介所规定的“议程”思考和行动,就会成为落伍者,成为同伴取笑的对象,或者干脆成为社会的边缘人,乃至丧失起码的生存条件。所谓汽车文明,已经形成对我们这个社会中的每个人都具有约束力的一种近乎压迫式的仪式,没有购置汽车的被迫攒钱买车,已经拥有汽车的试图以旧换新,全体人民都为汽车而焦虑,为汽车而抓狂。经历过大堵车、见证过车祸现场、有亲人在车祸中丧生的人们,则无不对所谓汽车文明心生恐惧。

汽车的发明,本来是要提高人的生活质量和品位,如今却因为制度建设的滞后、管理者的失职渎职、使用者的素质欠缺和使用不当而变成吞噬生命的钢铁怪兽,使全体国民生活在尾气的雾霾和车祸的阴影之中。

这个国家在前行的路上要迈过一道一道的坎儿,企图借助汽车的高速度越过沟堑,不仅不能如愿,还会出现车毁人亡的惨剧。如果任由发展,随着城镇化规模的进一步扩大,汽车怪兽的野蛮生长会更加猖獗,整个国家或将碾压于隆隆车轮之下。

呜呼!前车之覆,当然应该引起后车的警戒;但是,如果在高速行驶之中没有与前车保持足够的距离,一车翻覆,必会造成连环相撞的惨剧。要之,欲使我们这个车祸大国早日变为汽车文化之国,有关部门的作为固然必不可少,更为紧要的,还是要靠我们每一个尾气污染苟活者和交通事故幸存者的觉醒和努力——从我做起,要么远离汽车,要么善用之。

附注:本文主要文字以《车轮转出的思考》为题发表于2013年7月13日《解放日报》“朝花”评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