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当讲时则应畅讲(高传利)  

2014-12-17 10:17: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讲时则应畅讲

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朝阳学校特级教师  高传利 

(本文发表于2014年12月12日国家语委教育部《语言文字报》)

语文教学需不需要讲,讲到什么程度,一直是新课改以来不少教师很迷惑的问题。正如有论者指出,也许过去语文教学吃够了“满堂灌”的苦头,当今老师们似乎在课堂教学中对“讲”带着一种偏见,甚至到了谈“讲”色变的地步。其原因,就是怕讲多了又回到“满堂灌”的老路上去。

老师们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多年的传统,积习难改,一不小心就可能以教师的话语霸权代替学生的认识感知,违背了新课改精神,违背了教学规律。但是,所谓凡事有个度,过犹不及,因此就一味地反对讲,以至于不敢“讲”也是错误的。笔者以为,当讲时则应畅讲。

2013年冬天,曾在北京潞河中学听北京市朝阳区教研中心何郁老师讲授《在路上》的诗歌写作公开课,很开眼界。这是一节将“讲”发挥到极致的语文课。课堂上听不到老师的提问,看不见学生杂七杂八地做些缺乏思维价值的应景式的发言,更遑论什么小组活动,只有老师的讲授,时而叙述,时而抒情,时而深思,时而顿悟。至今我还记得执教者深情地朗诵自己原创诗歌的情景。“叶子,这是一个无聊的下午/如果时间的黑暗,骤然来临/这个世界/这个松毛虫/会不会突然改变模样”。(节选)诗歌写的是诗人乘坐京广高铁时的心路历程与感受,很抓人,课堂氛围出奇的好。

整节课自始至终都是老师唱“独角戏”,几乎没有什么学生活动。听完后,有人惊呼,语文可以这样上吗?那意思是这节课上得有点另类,跟新课改精神大相径庭。

我不同意某些教师的看法。为了说明情况,我们再次回到现场。这位执教者,他从自己的诗歌创作,谈到今人的诗歌创作,古人的诗歌创作,继而谈到外国人的诗歌创作,最后由诗歌创作谈到人的生存与生活,侃侃而谈,娓娓道来。学生在一片惊奇中,瞪大了眼睛,如醉如痴,思维处于亢奋状态。整堂课的氛围、情调,学生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不但学习了如何创作诗歌,还接受了心灵的熏陶。

也许我的叙述带有主观情感的色彩,但是作为零距离的观察者,我感到学生的收获应当是相当大的,至少比那种看起来热热闹闹的小组讨论要好得多。在教师的引导下,学生或惊喜,或沉思,或感慨,情绪产生了共振,情感产生了共鸣,诗歌写作的知识与技巧,也在潜移默化中烙进了学生的脑海。

叶老说过,“提问不能答,指点不开窍,然后畅讲,印入更深”。 因此,讲与不讲要看学情,要看内容的深浅,要看教学的情境与时机。不该讲时,大包大揽喋喋不休不合适;该讲时,避重就轻含含糊糊也不合适。换言之,该讲时则一定要深入浅出地讲,激情澎湃地讲,酣畅淋漓地讲,要大讲特讲。

这里切忌两点:一是讲不透,不到位;一是讲得如同老和尚念经,没有吸引力。如是,学生不喜欢你的课就怨不得别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