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庄子有一顶帽子  

2014-09-03 15:23: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如庄子有一顶帽子

 

(本文发表于2014年7月18日《中国社会科学报》文学副刊“后海”)

庄子应该有一顶帽子,一顶什么帽子呢?我为此一直冥思苦想。

那一日,庄子想出去走走。应该是一个夏天,因为枝繁叶茂。庄子与弟子蔺且一边走着一边聊着,走到一伐木者身边,蔺且停住了,只见一棵硕大的树木长在路旁,伐木者却不闻不问。蔺且问庄子,“老师,伐木者弃大木而不砍,这是为何?”庄子笑笑说,“这是一棵没用的树,尽管长在路边也不会有人来砍,因此得以自然地活着,我把这种树取名为‘散木’。”蔺且若有所悟,点点头。

天要黑了,庄子决定下山,去一老朋友家投宿。主人一看庄子来了,喜不自胜,连忙招呼童仆杀鸡宰鹅招待庄子。童仆问,“主人,宰哪一只鹅呢?一只会叫,一只不会叫。”主人说,“当然是宰不会叫的,会叫的那只留着有用呢!”毕竟是在山中走了一天,庄子可能有点累,吃完晚饭与故人聊了几句就睡下了,可弟子蔺且却一夜不曾合眼。他一直在纠结!

第二天天一亮,蔺且待庄子一走上道儿,就迫不及待地问,“老师,昨日路边的散木,因为无用得以自然活着,而主人家的鹅因为无用却被宰杀,都是无用,一个得享天年,一个无辜丧命,如果是您,您将如何处置呢?”这真是一个难题!搁在一般人身上,着实不好回答。庄子不愧是庄子,他果然是有智慧的——庄子回答说,“我将处于有用与无用之间。”

蔺且听到这句话后,是惊悚,还是惊叹?我估计是惊呆了!书中没有写蔺且的反应。蔺且很可能跟我一样,也是一团疑问——有闲又有智慧的庄子,您难道是犬儒哲学?是圆滑?正当我这样犹豫徘徊的时候,庄子又跟我讲开了,“其实,处于有用与无用之间,是一种庸俗的处世哲学,这根本不是我要追求的大道。”我和蔺且抬起头盯着庄子。庄子继续说,“所谓大道就是——你看,龙飞天上,蛇行地下,它们不计较损毁和名誉,不偏执一方,而随时进退,它们完全是顺应事物原初的状态。它们真正做到了‘物物而不物于物’。”“什么?什么是‘物物而不物于物’?”我和弟子蔺且几乎同时“喊”了出来。庄子捋捋不算浓密的胡须,说,“‘物物而不物于物’,就是役使万物而不被万物所役使,就是逍遥,就是自由。”看着我们两个充满疑问的眼神,庄子说,“我还是给你们讲两个故事吧,这样你们就好懂了。”

故事一:有一对父子住在河上,靠编织苇席为生,生活穷困潦倒。有一天,儿子潜入一个深渊,得到了一枚价值千金的宝珠。父亲很紧张,叫儿子赶紧拿铁锤来把它砸烂。父亲说,这枚宝珠一定是出自黑龙的下巴,也一定是黑龙睡着了你才能取出来,等到黑龙醒过来,我们父子还有命可活吗?这个小故事后来就演变成一个成语,叫“探骊得珠”。

故事二:我的好朋友惠施曾经面对一颗大葫芦种子犯难,好不容易把它培植大了,却愁眉不展。因为葫芦实在是太大了,用来盛水,葫芦软不拉几的,端不起来,用来做瓢,放在哪里都占地方。惠施不知如何是好。我就劝他说,你为什么不把它做成腰舟,去泛舟江湖呢?看来,你的心还是被茅草塞住了。知道吗?这个小故事也有一个成语,叫“茅塞顿开”。

庄子说,“我讲这两个故事,不是要道出这两个成语,而是要告诉你们,什么叫‘物物而不物于物’。你看,父亲因为能役使万物,而不被万物役使,不受万物牵连,即便那是一颗价值千金的宝珠,也不为所动,所以他能透过宝珠看到取珠的危险,能做到这样,不就没有危险、不受伤害了吗?而惠施恰恰相反,因为一颗葫芦,他就一筹莫展,整天唧唧歪歪的,他这是被一颗葫芦蒙蔽了心智啊!一个人若能做到把万物当做万物,不受事物的牵连和蒙蔽,他就能主宰万物,逍遥自在,无拘无束。这就是我追求的大道。这个大道也叫做‘天道’,顺应天然,无所欲求。”“嗯,这不就是‘无为’吗?”我和蔺且对对眼神,心中似乎明白了庄子所说的“在无用与有用之间”是什么意思。

两千三百多年后,作为一个喜欢庄子的晚辈,在追随庄子的时候,也对庄子的“无为”有点“臆见”。所谓“无为”,说穿了,不就是庄子自己给自己的思想穿上的一件外衣吗?那么,庄子呢,他心里一定是给自己准备了一顶帽子,那这顶帽子又是什么呢?我认为就是诗人,或者叫诗人哲学家。我更愿意把庄子看作是一个诗人——只有诗人,才会对当下的社会那么痛切,才会让心里的自由那么清澈,才会从水里看见鱼的快乐,才会看见泥涂里乌龟的自适,看见蜗角上惨烈的战争,看见曹商的卑鄙宵小,看见监河侯的精心算计,看见蝴蝶死后化为生命,看见妻子死后复得自然……庄子终归是在写诗,他是用坦然面对的方式,用不断蜕皮的方式,向世界宣告:你们所追求的一切,我一件都不要,我只要自然的人性!

你看,直到今天,庄子还走在道上,身边还跟着蔺且,不,不是蔺且,而是一大批面孔清晰却互不相识的人,他们趔趔趄趄地走着,也干干净净地走着。庄子郑重地对他们说,“在有用与无用之间,其实根本不是庸俗的哲学,而是诗意地栖居,这是人生最妙的境界。这就是我要说的道德。”是的,诗意地栖居,这就是人生的最高道德,而诗正好就处在这个位置上,诗人也正好处在这个位置上。

2013227   蓬雀居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