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河边,一对寂寞的人  

2015-05-05 09:4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边,一对寂寞的人

 

如今,你要去安徽凤阳,人们肯定会说,这里曾经是古楚国的属地,是朱元璋的故乡,是改革开放的第一块试验田,人们还会说,这里保留了庄子和惠施观鱼论乐的观鱼台。

这就是那条河——濠水。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河,水色清亮,两岸绿树成阴。庄子和惠施有一天走到了河边。庄子说,你看,那条鱼游得多么快乐啊,“出游从容”,“毫无挂碍”,“无所待”。这是庄子最歆羡的境界。庄子笔下的宋荣子“有所待”,列子也是“有所待”,就是大鹏,也是“有所待”——它不是还要等到“海运”才能“徙于南冥”么?他们都没有做到“逍遥游”。然而,这条鱼——这条白鲦鱼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无所待”,“出游从容”!这真是一条智慧的鱼!

其实,同样的境况,在一个散文大家的文章里也写到了。柳宗元在《小石潭记》里写道:“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空游无所依”,不也是“逍遥游”的境界么?然而,这本应该是,然而它确实不是,因为我们的主人公到底还是感到这小潭“凄清寒骨,悄怆幽邃”,“不可久居”。作为儒家情怀浸润的柳宗元,心里到底还是放不下朝廷,他欣赏不了这野性质朴的一汪清水。

庄子为什么能发现鱼的“快乐”呢?因为庄子是快乐的。一个心中有快乐的人,才能发现别人的快乐。庄子为什么快乐?因为庄子有一颗天然的心,而不是“机心”。庄子说,“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宁”(《天地篇》)。你看,有机心者,一定是心神不宁的,心神不宁者又何谈快乐!惠施就是有机心的。庄子去看他,他听信谗言,认为庄子要抢夺他的相位,竟全城搜捕庄子,没想到,庄子竟主动上门,走进了他的相府。妻子去世,庄子哭了一会儿就不哭了,因为他想通了,万物不都是这样,生有所息,又生无所息么?惠施认为庄子做得太过分了,为人丈夫,妻子尸骨未冷,你怎能“鼓盆而歌”?惠施还是不理解庄子的超然态度。惠施得到一个超大的葫芦瓢,不知所用——因为他认为“所用”就是世俗之用,然而庄子告诉他,你何不用它来遨游江湖呢?惠施作为一个从政之人——毕竟当了十五年宰相啊,他实在是很难理解庄子的“无用之用”。所以惠施看不见鱼的快乐,因为他心思太重。不仅他看不见,一千二百多年后的苏轼——这么智慧通达的人,有时候也看不见。传说,他就被佛印骂了个心中只有“狗屎”。可不是么?一个人心中有什么,就能看见什么,你看佛印像狗屎,可不就是自己心中有狗屎么?又四百多年后,王阳明就又是一个能发现快乐的人。王阳明不是有一句名言,自己心中有圣人,你才能发现“满大街都是圣人”么?如今,在这浮躁的社会,为什么那么多人容易起争执,不就是心中有那么点“狗屎”?药家鑫杀人的动机是什么?还不是怕纠缠!想到这里,真应该劝劝世人都来读一读庄子,读一读这篇“濠梁之辩”,少一点机心,多一点天然和超然。这样,或许这个社会,就不至于那么脆弱、那么火爆子脾气吧?!

这场辩论毕竟是庄子的后学所写,所以即便是偷换概念的庄子,也好像是胜利者。其实,从辩论的角度说,惠施毫无疑问是赢家——作为名家的代表人物,在辩论上,惠施是有天然优势的。惠施的质问是有力量的,你不是鱼,你怎么知道鱼的快乐?惠施的质问或许直逼科学的真谛。或许你可以责怪他,不懂得欣赏大自然,不懂得放下机心,不懂得想象和文学,甚至不懂得审美。然而,惠施他不是在做一个科学的质询么?他是在问,动物到底有没有快乐,如果有,又该如何知道?这个问题,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才有动物学家作出回答。澳大利亚伦理学家彼得·辛格在一本叫《动物解放》的书中,第一次提出了“解放动物”的概念,也就是说人要懂得尊重动物的疼痛感。国际疼痛研究会将疼痛定义为由真正存在或潜在的身体组织损伤所引起的一种令人不快的感觉和情绪上的心理感受。这可能是现代社会第一次对动物的疼痛感作出的科学回答。能回答疼痛感,也就能回答快乐感。然而,早在两千二百多年前,惠施不就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质问么?可令人遗憾的是,中国的古代文学太过发达,一经诞生,就像钱钟书所说的,“达到了高峰”。诗歌是如此,散文也是如此。人们只乐于欣赏庄子的文学想象和审美情怀,他们忘了惠施的质询是有科学价值的。两千多年来,人们对惠施的科学质疑故意贬低,或不闻不问,致使后来中国的科学思维渐趋式微,终于走向没落了。

庄子和惠施注定了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一个文学,一个科学,一个审美,一个求证。这两个人,其实有时候辩论,就好像是鸡同鸭讲,你说你的,我说我的,看上去热闹,其实互不相干。我想,两个人的心里或许都有大寂寞吧!但因为两个人智力和思维旗鼓相当,才互相引为知己。这也可能就是那种“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的感慨吧!

 

(本文发表于201543日《中国社会科学报》“后海”副刊)

                                       2012831    蓬雀居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