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何郁讲先秦十子之:孔子  

2016-09-16 09:2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秦十子之——

圣哉!孔夫子……

 

毫无疑问,孔子是中国最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

司马迁对孔子是这样评价的:

“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乡往之。……天下君王至于贤人众矣,当时则荣,没则已焉。孔子布衣,传十馀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折中于夫子,可谓至圣矣!”虽一介布衣,可推崇至圣,两千余年,无人能敌。

朱熹评价孔子说,“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朱熹也是一代大儒,他这样评价孔子,足见孔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啊,如果没有孔子,不知华夏文明要晚到几时,也不知我们的思想根基会是什么色彩。著名学者李长之先生说,要说中国之立国精神,那就是儒家思想,要说儒家思想,首先就要说孔子,孔子是中华文明和中国文化的奠基人。

孔子以“仁”为旗帜,以清洁的人格和百折不挠的精神为旗杆,以雅人深致的道德境界为鼓吹,构造了一个直追周王朝的理想社会。可惜的是,在春秋时代,孔子在政治上注定是一个失败者——没有人理会他的倒退的政治蓝图。然而,孔子在思想和教育上,却又是最为成功的。它是中国传统思想的巨人,是中国古代教育的第一人。他的“仁者爱人和“中庸之为德”的仁政思想,“朝闻道,夕死可矣”的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直追勇气,“不义而富且贵”的崇高道德修养,一直为后来的士人所敬仰。孔子以一人之力,把官办教育改制成民办教育,使教育的大门从官府向贫民子弟敞开,孔子是中华大地上最伟大的教育家。

孔子的一生并不复杂。他生于没落的鲁国贵族,三岁丧父,母亲颜徵在把他养大。十七岁时,母亲撒手人寰。大约十九岁时,孔子结婚了,第二年生下儿子孔鲤。后来,孔子相继干过管理牛羊和会计工作,约三十岁时,开门受徒,第一次做教师,创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所私立学校,有“贤人七十,弟子三千”。三十五岁时,孔子往齐国三年,无成,归鲁。四十七岁时,当上了中都宰(相当于首都行政长官)和鲁国大司寇(相当于鲁国司法部长),官已经做得不小了,这是孔子政治上最辉煌的时期。后仕途不顺,于是在五十三岁那一年,率领自己的学生离开鲁国,周游列国,历时十四年,经卫、曹、宋、郑、陈、蔡、楚等七个国家,但七国国君都对孔子“敬而远之”。六十八岁那一年,孔子回到鲁国,专心从事教育,编修“五经”,直至七十三岁逝世。三段从政经历,三段从教经历,前者基本失败,后者完全成功,这充分地说明,孔子是一个失败的政治家,又是一个成功的教育家。

我喜欢孔子这样几个镜头:

知错就改,自我解嘲。在《阳货》篇中,载有这样一个故事: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宰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意思是:有一天,孔子去武城看望自己的学生子游。子游是武城的地方长官。孔子来到武城,听见满城弹琴瑟、诵诗书的声音,孔子笑着说,“杀鸡哪里用得上牛刀啊?”或许孔子是想跟子游开个玩笑,但子游认真了,他说,“从前老师教导我们说,‘做官的君子学了道就会有仁爱之心,老百姓学了道就会听话顺从’。”孔子马上说,“同学们,子游说的是对的,我刚才不过是跟他开个玩笑!”孔子一向倡导用诗书、礼乐教化民众,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弹琴瑟、诵诗书的重要性呢?看到武城有这一幕,他应该高兴才对,学生在认真践行自己的德政理想啊!他可能是觉得武城是个小地方,小地方容易管理,用不上诗书、礼乐的教化。很显然,孔子错了。教化民众又岂能分大地方、小地方?即便是针对一个人,也应该用之才对。错了就错了,承认就是了,孔子就是这样做的。不过,承认错误时,他有点自我解嘲,这就使孔子在承认错误的勇气里面,又显示了几分可爱。

爱学生,胜于爱己。颜渊之死,在孔子来说是一件大事,《论语》浓墨重彩,四次记述,足见对孔子师生的重要。选其一处,见“先进”篇: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颜渊死了,孔子恸哭:“哎呀!这是老天要我的命啊!这是老天要我的命啊!”

一个学生去世,老师竟这样恸哭呼告,这是做学生的幸福,还是做老师的骄傲?恐怕二者都有吧!

颜渊是孔子最心爱的学生,颜渊的学识、操行、心境最合孔子意趣,师生二人唱和、相契,现在颜渊去世,意味着孔子的知己不再啊!所以,孔子才这样痛哭流涕。

可即便这样,当颜渊的父亲颜路要求买棺椁厚葬颜渊时,孔子不可;当其他学生要求厚葬颜渊时,孔子还是没答应!因为这不合礼节。这就是孔子,即便是下葬颜渊,心中也仍然没有忘记儒家的“礼节”。

现在可还有这样的老师,这样的学生?

唯物求实,直面当下。“先进”篇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这段文字很重要,可以一窥孔子的生死观和鬼神观。有人据此概括出孔子“敬鬼神而远之”的鬼神思想,其实与孔子相隔。孔子是一个唯物主义者,现实的焦虑充满了他的心胸,他哪有心事管理鬼神的事情呢?所以子路冒冒失失地跑来问鬼神时,他就显得有点不耐烦了。第一句回答算是是正告,现实的事情都没弄好,哪里谈得上侍奉鬼神呢?这是唯物求实的态度,孔子要直面当下的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第二句回答就有点态度啦!人生的事情还没搞清楚,你说死神的事情干什么?怪子路有点不理解自己。在孔子看来,为现实奔走,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是头等大事,其他事情都可以靠后。可鲁莽的子路又怎能理解老师的隐衷呢?

知人善启,温文尔雅。“侍座章”是《论语》中的名篇,记述了孔子与其弟子之间的一次言志活动。子路言志后,孔子“哂之”,也就是微微一笑,没表态——实际上已表态。冉有、公西华言志后,孔子未作评价,转而问曾皙: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曾皙说的是什么呢?“在暮春时节,天气开始暖和,春天的衣服已经穿上身,这时,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个少年,到沂河里去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走回家。”这是多么惬意浪漫啊!孔子何以高度认同这一点呢?

孔子从根本上反对法制,崇尚礼治,更反对战争,所以,对子路的言志是微微一笑——他料定子路也成不了大事,所以且不管它!微微一笑,既言明了态度,又不使子路难堪,多么善解人意,多么温文尔雅!那么,对冉有、公西华的言志为什么也不表态呢?难道他们说的不对吗?原来,冉有、公西华虽然符合孔子的礼治思想,但他们的境界太低了,所以孔子虽然认同,但不满意,于是才转而问曾皙。只有曾皙的回答才是自己追求的理想啊!你想,一个国家,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万物莫不遂其性,这不就是国家富裕、百姓安乐、政通人和的礼治之景吗?这正是孔子的梦想啊!这时,作为奔波了一辈子的孔子,才可以松一口气,去大自然好好享受一下明媚的春光!

老而不颓,清醒告别。许多人年纪大了,或犯固执,或入颓唐,然而伟哉孔子,却老而不颓,十分清醒,眼看大限将至,竟发出长叹——非为自己,而是叹自己去世后,有谁来拯救这个日益堕落的世界?据《礼记·檀弓》载:

孔子蚤作,负手曳杖,消摇于门,歌曰:“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

据说这是孔子去世前七天,在自家门口等子贡来时所唱的歌谣,“泰山就要倾倒了,梁柱就要折断了,哲人就要像草木那样枯萎烂掉了!”原来,孔子不仅是对自己的大限有预知,而且对自己的伟大作用也有着清醒的认识。“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的确,孔子不仅是儒家一代宗师,也是亘古未有的伟大哲人,其时、其地、其景,除了他,有谁能拯救这个世界?

所幸的是,孔子死后,泰山没有倾倒,梁柱也没有折断,哲人也没有像草木那样枯萎烂掉,孔子的思想如一盏明灯,高高地照在中华大地上。

(本文选自作者《中国古代哲学十五讲》第一讲,题目有改动,商务印书馆国际有限公司20154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