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郁的博客

因为爱

 
 
 

日志

 
 
关于我

何郁,湖北浠水人,与闻一多先生同乡,虽有诗人、作家头衔,还有语文特级教师头衔,但深感惭愧,望一望闻先生,感觉此生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网易考拉推荐

《博士街的黑》(微小说)何郁  

2018-02-24 18:0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士街的黑》何郁

518次播放
获取声音链接


博士街的黑

  何郁  一片山花落笔床


我说,你到学校去啊,我的天老子。黑他娘站在门口说。

黑继续搬着砖头。

你看看你,黑的像炭,能干什么?黑他老子站在门口说。

黑四处找着石头。

我们街愣是教授县博士街,教授博士用锄头捞,你么又不开窍呢,读书有什么不好?又有钱又体面。黑他娘还站在门口说。

黑脱下褂子擦汗。

偏偏我家出了这么个苕货,他娘的,前世得罪了书仙。黑他爸还站在门口说。

黑端起瓷碗喝水,喉头咯咯咯的响。

黑他娘走过来,眼泪旺旺地说:儿啊,你这么搬砖头,捡石头,做么事呢?

做池子。

做池子做么事呢?

养脚鱼。

吓,他那样子养脚鱼。黑他爸褂子一扇一扇地走了,头也没回。

黑去外面弄回了水泥,接着一手一脚地砌起了一个大池子。黑有绝活,捉脚鱼。黑捉脚鱼同别人不一样,当然也拿个叉,当然也赤着上身晒得像墨。黑捉脚鱼走到塘边、湖边,选一处坐了,用手捂着一个小喇叭,呜呜的吹,接着水里便有一处两处翻起碎裂的水花。黑仿佛一条黑鳝,哧溜地下水去了,一点声音也没有。等到上岸来,手上已经有了一个或两个五两或十两的脚鱼,头还缩在里头。

黑最少一天也要捉两三斤。

黑他娘老子晓得黑的绝活,但他们就黑一个独崽,怕万一有个闪失,所以,总是提防着黑玩水。没想到,时间一长,黑竟玩出了绝活。以前,黑也想读书出人头地,街上的孩子都这样,可现在眼看着绝活可以致富,怎么不试试呢?

黑抗住了娘老子的劝教,真的开始了没日没夜地捉脚鱼。过不久,黑在池子边搭个棚子,把铺盖卷了进去。又过不久,黑的一个小学同学从日本留学回来省亲,看到黑五六口大池子里脚鱼飞动,喜得眼泪涔涔地流,大叫着拥抱黑:黑老子!我可找到了用武之地,我回来当你的助手吧!黑笑笑:合作吧,合作吧。

再过不久,黑的小学同学真的回来了。几天后,博士街水产有限公司的牌子挂在了黑的家门口。那天,黑和小学同学穿着笔挺的西服,打着鲜红的领带,同前来祝贺的县领导亲切握手。

黑的娘老子呆呆的站在门口,眼里几多疑问:这世道变了啊,打出娘胎也没见过这门新鲜事。

                         1992年冬   团陂



此为何郁先生一篇旧文,写于二十多年前,但我们仍然可以感觉到其文字的老辣和活泼。何郁先生不仅是个老师,是个教研员,更是一位诗人,一位作家。所以,观察生活、描述生活、思考生活是他的天性。该文为我们展示了九十年代改革浪潮下人们冲破传统思想 ,创业致富的过程,语言生动而又富有泥土气息,让我们一下子随作者的笔墨回到当初那个年代。而好的小说永远不会随时代的更替而丧失其价值,即使到了今天,我们很多人仍然把教育定义在死读书这样一个范畴,我们大部分人的人生好像也只有读书这样一条途径,而其实又有多少与众不同的人生恰似这“博士街的黑”呢?一篇旧文也许可以唤起我们的诸多思索......



518次
00:00/06:09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